【泰國自駕遊】曼谷周邊遊: Lopburi古城那萊王博物館, 華富里向日葵(太陽花田)

~泰國曼谷自由行遊記 ~

– DAY 2 –
6月6日
天晴炎熱

我們來到了King Narai National Museum (國立那萊王博物館),
遊覽完有關Lopburi (華富里)受高棉王朝影響的9-14世紀歷史,
就離開這家小屋, 進入另一家小屋。

這個國立博物館都是由多家不同的小屋組成, 這些小屋始建於14世紀,
各自展示著不同的主題, 這裡稱之為「內庭」,
因為整個博物館其實本身也是King Narai’s Palace (那萊王宮殿),
我們是從稱為Phra Ram路的那個後門進入的, 而正門入口是在名為Soi Sorasak的大街上。

整個王宮(博物館)都是被白色的圍牆所包圍著,
內庭跟外庭之間亦多隔一重城牆, 可想而知當年的守衛是如何的森嚴,
事實上這座王宮由1665年與建, 一共花了12年到1677年才正式完成。

DSC05461

就在排排整齊的小屋展館旁的外面, 有座格格不入的紅磚遺址建築物。

其實這是座很重要的建築, 因為在這裡面就發生了一件歷史事件,
前文不是提及17世紀法國跟暹羅之間的外交情緣??
這座名為Dusit Sawan Thanya Maha Prasat Throne Hall的大禮堂,
就是當時King Narai (那萊王)會見外國使節的大堂,
中央高一點的小門口就是那萊王的座位, 而使節們就在下面向國王行禮及對話。

當中最有名的使節團, 也就是上文提及的來自法國, 由法王Louis XIV (路易十四)遣出,
由Alexandre Chevalier de Chaumont帶領的使節團, 據他們回國後的描繪,
這座大禮堂是座法泰式混合風格, 天花用來自中國的水晶裝飾,
而室內兩旁就有來自法國的鏡子及泰國的藝術品來裝飾。

DSC05470

而這些畫作及一些遺址中僅存的文物,
都在旁邊有關King Narai部份的小屋博物館中展示出來。

上面這幅由法國畫師Sebastien Le Cler作畫, 描繪的是1684年,
這些從下方的Ambassadeurs de Siam及盾徽上可以了解到,
法王路易十四在巴黎Chateau de Versailles (凡爾賽宮)接見來自泰國的使節團,
不過這當然是複製品, 正品正正是收藏在凡爾賽宮內。
(法國巴黎近郊的凡爾賽宮是由路易十四的父親Louis XIII(路易十三)所興建,
而正由路易十四大力修建, 成為現在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奢華宮殿。)

另外還有一幅著名的「法暹情緣」作品(複製品), 由Nicolas Larmessin作畫,
描繪了發生在1686年的第二次情緣: 泰王King Narai派出名為Kosa Pan的大使,
繼1684年後再次出使法國。

DSC05464

這銅像就是熱愛法國文化的King Narai。

Kosa Pan可是大有來頭的, 他是前代大城國王Ekathotsarot的侄,
在這位Ekathotsarot國王在位期間(1605-1620), 發生過多次大事件,
包括英國人第一次來到大城(1612年), 另外還有在大城定居的日本人山田長政,
他是在關原之戰後流浪國外的天主教徒, 乘著朱印船 (自由許可的貿易船)出走大城,
後來他更擔任Ekathotsarot國王的宮廷衛隊將軍, 率領達1500人的日本人軍團,
而繼任的泰王Si Saowaphak更信任山田長政, 並令他管治整個日本人區 (阿育陀耶日本人町),
他從此就壟斷了東南亞地區跟日本德川江戶幕府的貿易。
(說到山田長政很厲害似的, 但是在Koei遊戲「信長之野望」中, 他是個幾乎沒用的廢材…)

另外, Kosa Pan亦現在泰國王室 (卻克里王朝/曼谷王朝)始創者:
Rama I (拉瑪一世/ Phutthayotfa Chulalok)的曾祖父!!
現任泰國國王普密蓬Bhumibol Adulyadej正是王朝第9代傳人, 是為Rama IX(拉瑪九世),
這些資料在博物館中也可以了解得到。

DSC05472

在這個展覽館內還可以找到刻上「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的磚塊,
說到1715年也真巧合的是, 「法暹情緣」的法國代表Louis XIV (路易十四)就在這年去世,
但事實上, 歐洲人在暹羅的貿易在King Narai去世後 (1688年)的1-200年間,
幾乎已經全部落入中國人(清朝)手中。

離開了有關King Narai及「法暹情緣」的展覽館,
就走過中庭, 這裡有座早已殘破不堪的遺址叫作Suttha Sawan Throne Hall,
是當年King Narai在Lopburi居住的宮殿, 但確實難以想像當時的盛況。

穿過中庭城牆來到「外庭」, 在這裡可以找到許多建於17世紀,
並揉合西式風格的建築遺址, 最注目的一定是如同歐洲教堂外表的Banquet Hall (宴會廳),
這是King Narai下令以法國建築風格建成, 用來招待法國使節, 外面還有劇院表演,
以及巨大的王家公園 (在公園內可以找到當時的水利工程遺址)。

DSC05495

在這個巨大的外庭中, 還有保存較好 (至少四道牆還沒倒下)的Phra Chao Hao,
這是King Narai的王家寺廟, 供奉著國王信奉的佛教,
另外還有12家只下牆腳的小屋建築物, 這些名為Phra Khlang Supharat,
是用來收納國王的用品以及守衛的武器, 包括戰象鞍, 刀劍,
跟附近餘下約10家的戰象房都為實用性較強的基礎建築群。

我們從正門離開了巨大的King Narai’s Palace (那萊王宮殿),
就來到附近不遠的另一個巨大寺廟遺址Wat Phra Sri Rattana Mahathat:

DSC05533

Wat Phra Sri Rattana Mahathat是一座王家寺廟,
最早建於12-13世紀的高棉時代, 所以遺址內的塔都是充滿著吳哥窟的味道,
而在入面也會找到一些西式建築遺址, 大家也許都可以猜想到, 當然就是King Narai時代的建築,
雖然一如大城Ayutthaya等泰國古城, 早已變成頹桓敗瓦 (可恨的緬甸人),
然而您依然可以在入面找到一些碩果僅存, 同時亦精緻非常的雕刻,
只可惜在下對印度教的認識不深, 也沒時間去研究, 也許因此而錯失了許多。

這座王家寺廟其實就是在Lopburi Railway Station (華富里火車站)的後方,
如果大家是乘坐火車到來, 那麼遊覽Lopburi的先後順序就可跟Sharpe Law完全相反。

就此, 華富里老城算是遊覽完畢了,
我們就沿著火車路回到Phra Kan Shrine寺對面的泊車空地, 開車回曼谷去。

DSC05576

嘩, 突然間在公路上下起大雨來, 果真是熱帶天氣。

PS: 對於Lopburi, 也許大家認識更多的不是這座古老名城,
而是Lopburi Sunflower Field (華富里向日葵(太陽花田), 在每年11-1月都是泰國太陽世盛開的季節,
當中12月是最理想的花期, 花田大多免費入場,
而花田位置是集中在華富里府東南邊及Saraburi(北標府)北面的交界處, 稱為Phatthana Nikom區
更準確的位置是個名為Pasak Chonlasit湖的南邊, 但由於交通不太方便,
除了一些Local Tour外, 更建議的當然就是自駕遊, 從Lopburi老城向東開50公里路左右可到。

 


SHARPE LAW義大利旅遊書《Italia好好玩》已經上市!!
Sharpe Law Travel Blog旅遊博客部落格~Adesso e Futuro~
http://www.sharpelawtravel.com

Sharpe Law Facebook Page旅遊交流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dessoefuturo

。旅遊景點、行程安排、自由行攻略、Blog遊記待續。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 喜歡意大利, 喜歡旅遊,
歡迎大家Like & Share給更多的朋友認識。

Comments by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